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教學園地 ? 學科資源 ? 正文
教師博客的興起?s教育學視角

蔣鳴和

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

網絡全新的信息集結和人類交互方式拓展了知識傳播和應用的途徑和方法,對現有的教育理論提出很大的挑戰。從教育學視角研究社會信息化與教育變革,無論對教育發展還是教育學學科本身發展都有深遠的意義。本文跟蹤最近兩年興起的教師博客,用教育學的視角分析教師博客興起的社會成因、教師在公共空間的話語權問題以及基于互聯網的交互方式問題,期望有助于教育學與教育技術的對話。

一、互聯網的重大變革

進入新世紀以來,社會信息化最引人注目的進展是互聯網正在經曆重大的變革,從自上而下的、少數人主導的集中控制式的網絡體制轉向自下而上的、由廣大個人和在個體基礎上形成的社群的智慧和貢獻主導的新體制。這種新體制的理論和思想體系概括爲 WEB2.0 。誠如 WEB2.0 概念的創始者之一 Tim O Reily [1] 所指出的, web2.0 不單是技術,而是指導互聯網發展的“一組原則和實踐”,它的核心是個性化、去中心化、自組織和信息自主權。實踐 web2.0 的己成型的應用方式包括:博客( blog ,包含文字、聲音、圖像、視頻,讓個人成爲主體)以及 Rss (簡易聚合)、 Web service(Web 服務 ) 、開放式 API s( 開放式應用程序接口 ) wiki( 維客 ) tags (分類分衆標簽)、 bookmark (社會性書簽)、 SN (社會網絡)、 Ajax (異步傳輸)等等。

我們現在還很難預期 web2.0 對教育體系最終能帶來多大的變化,但是從目前已呈現的發展格局和發展趨勢看,這將是教育學與其它多學科綜合交叉研究的有前瞻性意義的命題。

二、博客的發展?s教師在公共空間的話語權

web2.0 最引人注目的實踐是博客( BLOG )的蓬勃發展。博客是網絡日志,是“一種表達個人思想與網絡鏈接,內容按照時間順序排列,並且不斷更新的出版方式。” [1] 當博客從小社群應用轉向大衆時,就形成了一種“寫”的互聯網文化。據美國博客搜索網站 Technorati2006 5 月對全球 3750 萬博客的跟蹤統計 [2] ?s

l 每六個月博客數量翻一番;

l 目前博客規模是三年前的 60 倍;

l 平均每秒産生一個新博客;

l 1940 萬博客在開始三個月後仍然在發文章(占 55 %);

l Technorati 每天追蹤 1200 萬新文章,大約每小時 5

l 中文博客在 2004 2005 年增長非常迅猛,相對而言, 2006 年開如增速放緩。 2006 3 月數據顯示中文博客占 17 %,占各語種博客的第二位,已超過英文而僅次于日文。

在博客者群體中,我們最爲關注的是教師。盡管至今還沒有中國教師博客的准確統計,但從 GOOGLE 關鍵詞檢索“教師博客”記錄條數高達 807 萬条,与“课程改革”( 1240 萬条)、“基础教育信息化”( 1200 萬条)成为基础教育领域搜索信息量最大的三个关键词。中国中小学教师博客的特点是?s

l 教育博客者壓到多數是“草根”的普通教師,也有少量教育研究工作者。教師用博客記載著他們的思想和成長軌迹,最爲關注的兩個話題是課程改革和教育信息化。

l 教師博客者對博客有強烈的歸屬感,期待將自己的聲音傳播于社會之中,用非主流的“話語”和網絡傳播方式來確立教師的社會地 位。

l 教師博客功利性相對較少,至少在目前學校和地區的博客群中很少有庸俗的名人效應和眼球經濟。

1. 教師博客興起的社會成因

教師博客的興起是中國基礎教育信息化進程中的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這幾年來教育部門和專家一直全力推進的“校校通”工程教育資源建設、信息技術與課程整合似乎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倒是博客“無心裁柳柳成蔭”,成爲教師專業發展和成長自發的、最有影響力的方式,對這一現象的解釋不能簡單歸之于青年人趕時髦,背後蘊含著深層次的社會成因。

長期以來,教師話語權的缺失是中國的教育的一大弊端。黨中央提出以人爲本的科學發展觀後,教育部負責人首次提出“ 人爲本體現在兩個主體地位:一是教育要以育人爲本,學生是教育的主體;二是辦學要以教師爲本,教師是辦學的主體。” [1] 這一觀點至少至今似乎並未成爲教育行政部門和校長的共識,在筆者承擔的中國教師教育協會中國中小學教師基礎調查( 2004-2005 年)中, 65 位縣(市)教育局長和 1180 位校長對加強民主管理列爲教師隊伍建設的重要議程認同度不高,僅 20% 左右,與調查的 38000 名教師對擴大學校民主管理的強烈願望( 31% 的教師把它列爲學校發展第一位任務)形成鮮明反差。

這種教師話語權的缺失特別表現在課程改革和教育信息化的初期,專家主導的推進方式造成 話語權幾乎爲“教育家”們所獨占,教師僅僅是受衆,是“洗腦”的對象,大量奔波在教育一線的教師是“沈默的大多數”,同時又産生表述危機,“建構主義”、“雙主體”、“主體一主導”一時充斥于各種會議、雜志、發言中,成爲千遍一律的“套話、空話和廢話”,盡管不少人對充斥一時的標簽口號式的教育話語有很大程度的不認可感,但在權力話語下只能處于失語狀態。教師博客開創了一個個性獨立、民主的話語空間,技術的發展又使個人信息在網上傳播幾乎達到了“零成本”的地步,于是真實、鮮活的話語噴薄而出,教師博客的蓬勃發展體現了教師話語權的回歸。

. 從個體到社群?s教師博客的發展方向

教師話語權的釋放,造就了博客的超高速發展,互聯網從“看”到“寫”,完成了教師博客者從單一的信息索取者到信息“共建共享者”的曆程。有識之士擔心教師博客是否存在衰減曲線,最終又回到初始狀態。筆者以爲教師博客能否從超高速發展平穩地過度到常態發展,“軟著陸”的關鍵在于自組織機制的形成。

Web2.0 描繪了通過自組織走向社會化的藍圖?s個人與個人之間,個人創造的內容和內容之間,以及個人彙聚的群體與群體之間,以不同的自組織方式組織成網絡學習社群,最終走向社會化。

所謂網絡學習社群網絡 (Networked learning community) 是指一種分享的集體學習文化。是一群有相近的信念、價值與生活態度的人,運用網絡進行討論、溝通、互動的共同的經驗過程,來分享和交流觀念、知識、經驗、信息和策略,創建集體的探究活動,擴展集體的知識和能力。學習社群的主要特征是合作、對話、反思和知識的內化。 [1]

中國教師博客大部份以地區博客群形式形成組織。這種組織方式的特點是 " 當地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領導長期關注教育信息化和教育改革,如電教館、教研室的領導熱心倡導、親自帶頭,成長起來一批熱心教育信息化的學校領導和積極分子教師,逐步形成了教學研究和教改的地區性氛圍 ." [2]

本文對兩類教師博客群進行了初步觀察,一類是全國走在前列的地區或學校博客群,包括蘇州、海鹽、張家港、廣州天河、山東淄博以及南山實驗學校教師博客群?r另一類是教師博客門戶網站,選擇用關鍵詞“教師博客”位居 GOOGLE 排列第一位的XX教師博客中心。觀察結果如下?s

1 . 地區和學校觀察結果表明,地區或學校博客群似乎並沒有形成真正意義的虛擬學習社區。盡管博客主要是爲了發布而不是討論,但日志與評論比過低(南山實驗校較高,但大多是學生對老師布置任務或作業的回複)卻是不爭的事實,把博客者人數與當地教師數比較,除天河外(數據准確性存疑),似乎絕大多數是當地教師。從評論內容看,鮮有激烈的辯論和觀點鮮明的文字(像本文前面轉引的小學科學教師的博客那樣的文字),教師參于交互的程度尚屬初級階段,很難說已形成理解意義上的的構通。

2 )教師博客並不等同于教育敘事。由于 RSS 分類不准確,准確數字統計較困難,但從浏覽的網頁看,真正敘述教育故事的比例不到 20% ,相反讀書筆記、議論、向學生布置任務或作業(南山實驗校)以及轉貼均占一定比例,以南山實驗校爲例,撰寫日志數量居前 10 位的教師發布日志總計 4483 篇,教育敘事類爲 80 篇,即使加上統計遺漏的,估計最高比例不超過 3% 。教師專業發展並非只有教育敘事一條途徑,日志的多樣化反而符合教師的真實生活。

4 )建立跨地區的教師博客群網站按理應當是擴大公共空間的一種方式,但筆者觀察的XX教師博客中心卻是一個典型的眼球經濟網站。首頁上第一條新聞是“著名教育博客XX老師准確預測了高考試題”,看留言知這位老師對此事頗爲低調,但網站卻大肆炒作。所謂最熱門的 10 個教師博客中竟有 2 個是用不堪入目的黃色語言命名,還有一個用廣告命名。 " 全民開講 " 變成 " 全民亂講 " ,從最初的精神空間和交流平台,重新落入爲圈錢而炒作的眼球經濟窠臼,一切又回到瘋狂炒作的網絡泡沫年代的起點。

哈貝馬斯 [1] 提出從工具理性走向“交往理性”,

構通行爲真正互動和理解的四條有效性原則:即表達的可領會性、陳述的真實性、表達的真誠性和言論的正當性。他還提出達到“交往理性”的社會標准是?s

第一,理想的語言情境向每一個感興趣的主體開放,使之可以參與話語並爲自己的觀點辯護;

第二,它能擺脫強制、統治、權力遊戲等純粹工具性和策略性的動機;

第三,它能把那些潛在于我們的斷言中的認知性的、規範性的、表現性的三種有效性要求區分出來,並且僅僅通過辯論達到這種區分;

第四,它能使人們自由地就民主意志之形成、政策連續的基礎達成共識;

第五,它的結果是一項合理的同意,這項同意可以根據進一步的協商進行修正。

我們不懷疑大部分教師博客的陳述真實性、表達真誠性和言論正當性,但表達可領會性似乎差距還很大,交獻 [2] 對此作了深入的分析。至于擺脫工具性和策略性的動機,更是“知易行難”。所謂“人氣”,在網絡裏是博客者無法回避的心理症結,問題在于如何凝聚人氣,是靠複制的二次傳播,還是靠原創?據筆者觀察目前教師博客中的日志近三分之一是轉貼,筆者並不否定必要的轉貼,但如果用轉貼來吸引受衆眼球,更有甚者用轉貼娛樂式的新聞或應試內容來吸引人,那就失去了博客思想共享的本意。至于行政驅動,在中國國情下似乎屬合理性的範疇,但是否是從“工具理性”到“交往理性”必由之路,值得我們進一步觀察。